Day 26-27 老師不易當 (Lesozavodsk, Russia)

住:學校舊址

「失業」超過2年,帶著緊張及期待的心情迎接今天的新工作!

10點左右去到Irina的學校,比我住的地方大不少,沒記錯好像有5間房,補習社已經有超過10年歷史,以Lesozavodsk這種只有幾萬人口的小城市,有200個學生,規模不算少了,主要提供英文班,其次也有法文,中文,和興趣班,補習社當然是一門生意,但Irina也是抱著幫助這裡的學生能學多點語言,改善生活這個信念才開始經營。

進入課室有10多個年齡介乎10-15歲的學生,要用英文跟一個外國人交談是很大挑戰,大家都如坐針氈,坐立不安,卻又充滿好奇的樣子,我又何嘗不是呢?不想太嚴肅,立即叫大家移位圍圈,著大家當我朋友談天就可以了,但一般而言,各自介紹名字後,未熱身的大家都是問什麼都怕羞得不懂反應,我也只好用我自己極不願用的絕招-成蟲大哥,「不幸地」這招萬試萬靈,起碼會有幾個人有回應,慢慢「入局」,但往後過程也絕不容易,大部份時間都是我在說話,嘗試問他們問題,大部份學生只會回應一兩個單字,很多學生已經學了多年英文,但大家都是看,聽,寫比較好,像香港一樣。

估計Irina有叫學生準備一些問題問我,很多人也有張「貓紙」,大家的問題來來去去也差不多,像 “Do you have pets?”, “Do you speak Russian?”, “What kind of music do you like?”, “What is your favorite food?” 應該都是左抄右抄,但即使有「貓紙」,笑著懇求他們問問題,也不一定會開口,有時他們又會重覆問剛剛才答過的問題。

當大家無甚反應時我就會SHOW準備了的香港夜景和維港360度的相片,指出我住的屋苑在那裡,看到香港密密麻麻幾十層的建築物,談到超過100層的ICC等,大家都會作出驚訝的表情。點心的相片他們也很好奇,每次他們都會找到蒸餃,說俄羅斯也有一樣的,呀,有少少掛住香港的點心TIM~

有些學生絕對金口難開,很多情況是,我出盡絕招和相片,而他們「貓紙」的問題也問過後,就會變成我跟2-3個學生在談天,是真真正正的交談,談談我對俄羅斯人的印象,大家的興趣,或者以往旅行過的不同地方,今次單車旅行的路線,甚至是烏東的問題等等,其他人只是在聽,但我想他們也不覺悶,很多學生離開補習社後,還要回到正式學校上課,或者年紀較小的有家人來接,無論怎樣他們都是留到最後一秒才離開,每每要老師來催 “last 5 minutes, last 2 minutes…”

不知道他們是怎樣安排的,很多學生本身並非同一班,或者是特別通知他們來上課,上課途中會不斷有學生離開,加入,車輪戰一樣,一節究竟有多久我也不肯定,可能有個半鐘吧,每堂完結都十分累人,沖杯茶吃點餅乾,但茶未飲到一半,不同的老師就會過來問 “San, are you tired?” ,之後會歉意地說 “I am sorry, my students are waiting.” “OK!No Problem!”

遇過最好玩的是有很多吱吱喳喳,不怕羞的小女孩的一班,另外有跟中年太太及準備入大學的學生一對一比較認真和嚴肅的對話,也有在老師在場的情況下跟初學英文的幾歲小孩玩遊戲,最難搞的一班,是有個英文超好大家都找他當救星的,不知怎樣制止他再說話…

第一天跟Irina,Olga還有一個法文老師在補習社吃午餐,除此之外就是不斷的上堂,時間過得很快,即使主要都是我講他們聽,但氣氛都很好,笑聲不斷,有時特意為難在旁邊不斷說俄語又怕羞說英文的學生,大家又大笑一翻,反正愉快的氣氛下,大家應該會投入一點,放膽用英文說話,每次下課前大家都拍照留念,給他們留下Facebook和Email,不知有幾個小朋友會主動聯絡我呢?

第一日上課到5點半,終於完成一日艱辛的工作,Irina跟Olga帶我到餐廳吃晚餐,談談學生的反應和我自己的感受,算算我在俄免簽的日子,有空間可以多留一日,她們當然十分樂意,而我自己,是有點累但也確實很享受,肯定會成為我旅程中難忘的回憶。

第二朝比較輕鬆,沒有太多學生,只有一班3個剛學英文的小朋友和一個中年太太。到下午3點上課前有幾小時的空檔時間,法文老師的老公Rama想帶我遊覽Lesozavodsk,於是Olga今日就充當翻譯一起出去。平時也是多聽少講的Olga,帶了一本幾吋厚的字典,好好笑,她英文其實不錯,9成對話她都能順利翻譯。Irina和Olga事前也告訴我,不知這城市有什麼值得Rama帶我去看,事實上也真的沒有什麼特別,不過這個感覺還算不錯的城市,在Rama開車轉一圈介紹之後,卻顯得有點淒涼… 馬路上一個個洞,理應有不滅火的烈士紀念碑因經費問題,只能過節才點火,以往的娛樂場所不是荒廢就是改作士多,現在整個城市連戲院都沒有一間,做建築生意的Rama似乎也很緬懷蘇聯時期的日子。

可能覺得我離家久了,中午他們帶我去了食中餐,沙律,紅椒炒牛肉,蛋炒飯,味道OK,反正這些也很難做得難食。Rama對香港很有興趣,不論政治,經濟,家庭生活,日常習慣等等等等,最好笑是關於結婚後誰管錢這問題,原來絕大部份俄羅斯家庭都是女人管錢,男人卻要偷偷收埋私己錢,好可憐呀~很多時去到外國了解當地文化後再比較香港的情況,就會發覺香港真是好地方,哈哈~

回學校繼續上堂,小休時Irina她們說今日有事要先走,拿出2000 ruble強要我收下,最怕遇到這種畫面,勉強拿了1000 ruble, 等於收回午餐時我先他們一步付的費用,還好,即是兩日工作包食住,只是沒有人工而己。跟她們擁抱道別,衷心感謝她們給與我這個難得的經驗。

接著上完最後一節課,有個連續兩日都有來上堂,行動不便的學生,捉著我一直談話,昨天加了他的FACEBOOK,他說看完我的照片很羨慕我的旅程,一臉依依不捨的樣子,「嗱嗱嗱,你唔好咁呀,唔好搞到我都唔捨得呀~」我心諗… 最後老師來催了幾次,他才拿起拐杖一步步離開。

兩天工作疲倦過踩單車,完工後心情放鬆,返到屋企食完飯,不自覺地睡著了,而且睡得很甜。我有想過,Irina事後會同學生講:「你地睇,依條友英文爛成咁都唔怕羞係咁講野,你地又洗咩咁驚呢?」哈哈~管他的,這兩天過得很開心!

You may also like...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