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2 錐心之痛 (Raychikhinsk, Russia)

路線:Arkhara 阿爾哈拉 → Raychikhinsk 賴奇欣斯克(92KM)
住:Raychikhinsk Дальнобойщик (Dalnoboyshik?) Cafe

昨日到 Arkhara時就覺得時間好似怪怪的,原來剛好踩過了一個時區,Garmin自動依位置Update了時間,但我的Mobile和電腦還是在舊時區的時間。在俄羅斯總共有11個時區,跨區就換時區對我們來說或者很新奇,但想深一層,反而像中國倘大的國家用一個時區才是古怪(難怪新疆有他們非官方的新疆時間)

出發時已是黑雲密佈,就像只是等那刻要下雨而已,下雨天也踩過不少,雪或冰苞也遇過,但今日就是不一樣… 大逆風,未落雨前已經冷,穿上兩對手套才勉強夠暖,踩了大約10公里就開始下雪,雪其實不大,但迎著強風吹來,打得臉很痛,雙手由開始刺痛,麻痺到沒有知覺,甚至已經不能正常轉波,但沿路一直沒有可以避風雪的地方,就只能一直踩。

如此挨了20公里,終於有個公廁,飛奔入內,脫下手套把雙手放入衣服內,卻帶來全身不受控的痛,面容扭曲也不知多久,身體感覺才回復正常,像這樣超出忍受範圍的痛,還是麻痺,我已分不清,記憶中要數到斷十字韌帶那次。廁所出奇地乾淨,躲在入面半小時,外面的風雪沒有變小的跡象,好幾次想出發,但想起剛才那「阿媽都唔認得」的錐心之痛,真的怕怕,多幾次我應該很快想回家了,還是再等多一會吧…

最終還是硬著頭皮向前,寄望風雪快停,或者前面有餐館之類的地方吧,不到5km手又開始麻痺,傻了一樣大叫「DIU,好能辛苦呀!」上天一向對我不薄,再踩多10km就見小賣店,又再飛奔一次,今次學聰明了,雙手呵呵氣就算,慢慢恢復知覺雖然也不好受,但比之前好太多了。

在小店嘆茶食完餅乾,雨雪停了,重生一樣,之後經過幾個小鎮,像是蘇俄時期留下的荒廢工廠地方,很蕭條的感覺,沒有旅館也不適合露營,反而開始有大平原,時候還早所以沒有停下扎營。

後來一直踩到Raychikhinsk卻再沒遇好地方了,但露營的心不死,問旅館侍應可否給我在旁邊空地Camping,一個阿姐打了打話問老闆,另一個阿姐送來熱茶和Pancake(很普遍的食物,好似叫Blini),旁邊幾個食客不斷催促阿姐,空地也沒用,為何還要我呆等,阿姐有點火:「等緊老闆覆呀,大佬!」(想像中的對話 ^^)

最後我在他們廚房後面的空地扎營,有一大一小的狗兩隻,大狗被鎖著,有點懶,吠了一會也沒管我了,反而小狗周圍跑不停吠足整晚,有時阿姐出來鬧兩句它就停一停,然後我有什麼動靜它又再「上身」,不停LOOP到我睡覺也沒停,有點擔心狗狗吠足成晚會否有問題呢?

You may also like...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