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71 特別的Host (Chita, Russia)

住:Couchsurfing Host

之前的Host大多是熱情而隨和的,在Chita的Host – Alexander卻是那種不苟言笑的人,加上昨天相當冷淡的態度,起初很不自在,但很快就習慣,他其實很細心,而且照顧周到,好幾次我說過要做什麼買什麼,連我自己都忘記了,他卻一直很上心,參觀博物館時還買張相片給我作小禮物。

他的性格想法令我想起一個同學(不開名了,認識他的,應該會知道我是在說誰),讀了3個Degree,不斷讀短期課程,說那對工作有幫助,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條,自覺有很多興趣而我看來生活好像很沉悶,木納得過份有時反變成有趣之處,搞不清是極度自卑或自大,同時很現實但又天真… 他隨時帶著字典,小心翼翼地說每句英文,又令我想起之前在Gornyye Klyuchi「執」我返家,很想學好英文的年青人Mikhail。(其實那時我就覺得Mikhail也像我的同學…)有一件小事大概也能反映他的性格,約了他朋友在Cafe見面,未夠鐘已經買定杯茶,6點開始就不斷轉身看入口。

今日Alexander沒上班,特意帶我遊覽城市,最值得看的是改作Decembrists Museum的木建教堂,Alexander很詳細地解釋了這個19世紀初的Decembrist Uprising的來龍去脈,那時Decembrists想改革沙皇專制,最後失敗告終而被流放到西伯利亞,而Chita正是主要流放地之一,這裡很多歷史建築也和這批人有關,由此引伸了很多政治相關的對話,每次和俄羅斯人談政制問題,烏克蘭問題,都發覺跟我們想像或由媒體上的了解差很遠,真真假假即使眼見也未為實,但俄羅斯任何問題,Alexander都說成是美國在搞鬼,令我想到香港的外國勢力論。

今日還見了Alexander的媽媽和朋友,也是蠻奇怪的,先是他媽媽邀請我去食「九大簋」早餐,那個自家製醃制蕃茄和朱古力蛋糕超美味,一直不停邊吃邊談到下午2點,而他媽媽是朝早才剛當了24小時的醫生輪班工作,竟然還主動招呼我這個不速之客~晚飯前見了他朋友,一個很Charming的女人,好像連名都無說就一輪咀問問題,Alexander在旁觀察沒發一言,氣氛奇怪得如相睇,談了不久她就匆匆離去,說約了女兒看電影,我聽來好像還要加句潛台詞 “Sorry, you have failed.”

若俄羅斯人的形象是冷冰冰的,他就是很Typical的俄羅斯人了,但觀察他對媽媽,太太和朋友的態度,接待Guest的數量和密度,及其細心照顧,絕對是外冷內熱形吧~

You may also like...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