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91 重遇Ken(Shamaldy-Say, Kyrgyzstan)

路線:Karaköl後10公里 → Shamaldy-Say 前10公里 (M41:94KM)
住:Camping

昨晚入峽谷時已近日落,今日陽光下才清楚看到峽谷景色原來也很特別,風景無疑應配上湍急的河水,卻平靜得似火山湖,甚至不時氾起風吹的波紋,公路一直沿這條長長而彎曲的「湖面」,沒多久就聽到有人大叫 “Hey! San!”,再遇上早幾天翻Ala-Bel Pass同行了半天,特別投緣的日本單車友Ken。

Ken從事種植提子的工作,種的卻不是一般的提子,而是每粒價值近20美金的提子,想想一束提子要多少錢?日本人都不是買來食,而是用來送禮而已… 他在法國當了一年WWOOF工作,從此嚮往了那裡的生活,這次旅程的目的地就是一種特別的日本蘋果在法國的原產地。上次見他一次過在餐廳買幾個Naan,就知道他在Kyrgyzstan早午晚餐乾啃麵包,意志力驚人,今明兩天跟他同行又知道多一點超人事跡。出門9個月的他飛往中國經東南亞到Burma印度再飛來 Kyrgyzstan,當中只有10多天住在酒店,連機票簽証只用了不到2000美金,近年香港傳媒不停向窮遊貼金,如果要寫他,文章大概要稱他為窮遊神了!

一個上午就爆了兩次胎,行了近15000公里的外胎看來也夠期了,一直踩河谷踩到城市Tashkömür小休,我買了幾個薯仔炸包,Ken的午餐是Naan加罐頭醬,日日如此怎受得了,其實也省不了多少,似乎他之前在日本的工作也OK,好幾次想問他在日本是否也是這樣生活,但怕他誤會我的意思而作罷。

過了Tashkömür後都是一大片的農田,風景就變得平凡了,有人聚居的地方有引水道和排排白楊樹,令人想起烏魯木齊市外的地帶。這裡接攘烏茲別克邊境,農田被鐡絲網分隔,水源也不停穿過兩個國家,當地人跟我說,水流到烏茲別克那邊就回不來了,兩國農民的矛盾肯定不少。每個單車友的札營選址都不一樣,我比較喜歡四野無人的地方,Ken卻鍾愛農地,他說農民都是最友善的人,日落前我們找到一間吉屋,屋主不知往那裡了,門前簷下的地方就成了我們的營地,住近民居有好有壞,有個年青人送來兩個大西瓜。簡單煮了蔬果和意粉,Ken吃完讚不絕口,平時吃得太差了吧… 當他知道一大袋10多個洋蔥,番茄,紅椒不用1蚊美金,也不停說要在Osh買爐具。

You may also like...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