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08-209 Rishton 陶瓷(Kokand, Uzbekistan)

路線:Fergana → Kokand(A373:95KM)
住:Hotel Kokand(15USD)

Rishton是烏茲別克的陶瓷之都,只有2萬人口的小鎮有2000人以製陶為生,在烏茲別克買到的陶瓷,九成都是產自Rishton。據說此地的製陶歷史有近800年,因當地的泥土全無雜質,即掘即用,在同區的陶瓷產地中,雖然沒有伊朗或土耳其的精緻,其藍綠主調雖看似簡單,卻成為它的一大特色,之前就一直很期待看看這個地方。

雨中踩到Rishton已是3點多,雖說此地家家戶戶都在製陶,但人生路不熟語言不通下,要參觀工場也不容易,手上也只有一間Workshop的資料。在路上看到很大的一個Rishton Ceramics 的路牌就進去看看,大屋的中亭和屋外都放滿大大小小的Rishton 陶瓷,工場是家族生意,由不會英文的老二帶我走一圈,最特別的是老師傅並非用電動拉坯機,而是用腳踢轆轤,一個字,累!大約10分鐘不停地踢拉出了2個大花瓶,但感覺似只是要表現給你看他們是用傳統方法,估計平時並非這樣做,之後再看大哥在陶碟上色,手法熟練但感覺有點求其,顏色配搭和圖案很有特色的Rishton陶瓷,掛在牆上怎也好看,但要仔細去看這家的製品,質素說不上很好,當然對陶瓷一知半解的我也不肯定那刻判斷是否正確,又怕沒有第二間Workshop,最後都買了2隻陶碟,帶著失望的心情離開。

離開城市的路上終於找到陶藝家Rustam Usmanov的Workshop-Rishton Ceramic Museum,看一眼這裡陶製品的質素就知道找對了地方。一頭白髮的Rustam超級友善,叫了一個會說英文的年青人(已經學了7年,估計他不到20歲)當導遊,因為溝通得到,認識了一些顏色原料和釉的關係,見他三兩下手勢就拉出了杯碟,原來每天要拉幾十隻杯碟,卻沒有規定工作時間,他說:「自己安排,反正累了就回家。」上色的房間最繁忙,幾個師傅替一塊塊瓷磚上色時,每筆每線都很仔細,也有人為燒好的瓷磚排序入箱,工作很認真但氣氛卻很輕鬆,使我對這地方更有好感。Rustam後來也進來聊天說笑,忘記了為什麼叫年青人開了幾段Lezginka(高加索舞蹈)的影片,手舞足動好似想立即表現,很好玩,之後邀我吃些糕點飲Vodka,難得大師傅毫無架子,即使還有40公里才到Kokand也不管了,聊到他們關門還覺意猶未盡,Museum又未看,東西也未買,說好第二天再來一起吃午飯~事實上我覺得他的興奮程度不下於我,畢竟有朋自遠方來是飲酒的最佳理由麻!

摸黑踩了2小時,怎樣這麼笨不問他們可否借宿… 第二朝早上逛了Kokand Palace又再踩回去,因逆風而遲大到,他們已經吃過午餐,Rustam也不介意,為我準備食物,然後又一杯杯Vodka下肚,算來應該飲了十幾杯… 他原來在蘇聯時期是當地製陶工廠的Chief Designer,蘇聯解體後工廠倒閉才在家開Workshop,工人都是附近鄰居,有些人會來拿陶瓷回家上色,現在他已經沒有自己落手,主要是監督成品的質素,他笑言:「每天有遊客(包括我)自動送錢上門,生活得很寫意。」把酒言歡,他只叫其化人招呼遊客,我也有點不好意思,最好笑是一有熟人上門,他立即會把酒瓶酒杯收起,即使他經常拿當地伊斯蘭教徒不飲酒來開玩笑,即使大家都知他好杯中物,即使大家一聞就知我們在飲酒,哈。

Workshop內有個小博物館,除了有世界各地的陶製品和朋友送來的收藏品,也有Rustam以前製作的陶瓷,是他依據幾千年歷史的出土文物上的圖案做的陶碟,又美又精緻。他謙稱烏茲別克的製陶技術相對伊朗土耳其就像是個學生,而在Rishton也有很多Master,只是沒有如他這裡對外開放。好了,終極篇,Shopping!原來傳統的Rishton陶瓷只有藍綠兩色,紅色是近年才加上。但為何大部份也有紅色的呢?需求問題,Rustam到過美國展覽十幾次,他拿著一隻傳統藍色的陶碗,說:「像這批碗,拿去美國不知多少次了,每次都賣不出去。」陶碗雖然是單色,但青藍到寶藍層次分明,很有味道,我說:「這個在日本應該賣得出吧。」果然,日本人會買,其次是法國人,還有博物館。最後買了3件陶瓷,他又送我一個小陶偶,滿戴而歸!而行李上就此多了6件陶製品,足足佔了整個行李包,還有5千公里才到瑞士呢~

You may also like...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