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12-218 伊朗,土庫曼簽証(上)(Tashkent, Uzbekistan)

住:Sunrise Caravan Stay(14USD)

23/10(FRI)
昨日千辛萬苦趕到Tashkent,就是為了趕在周末前到伊朗大使館申請簽証,今朝去到,不用一分鐘就可離開,因為… 星期五原來放假…

26/10(MON)
星期一再去伊朗大使館,職員很友善效率又高,我本身已有invitation code(特區護照申請可以不用invitation code,但有的話會加快程序),再給90EUR申請即日批出的urgent visa,等了一會就拿到伊朗簽証,這簽証容易搞是預期之內,然後立即趕去出名麻煩的土庫曼大使館。

館外明明寫著上班時間到13:00,當時還未到12:30,保安卻說大家都去吃飯了,叫我16:00再來,依時到達,保安用對講機跟館內職員溝通,在旁邊等了足足半小時,他也幫手連絡過幾次,最後好像無辦法了,就叫我往另一個入口碰碰運氣,去到另一邊又是同一情況,最後終於有個男人黑口黑面走出來,態度語氣極之惡劣的說上午才是申請簽証時段,而之後連續兩天都是土庫曼假期,叫我星期四早上再來,還記得記得記得是另一邊入口!很大機會也是這個人處理簽証,雖然一肚氣,也只能GOO一聲吞落肚。

29/10(Thur)
辦工時間前就去到大使館,已經有近廿個人在排隊,再遇到在不同地方踫過三四次的Patrick和一個香港女孩,看得出全部遊客(包括我自己)心情都戰戰兢兢,Patrick和一對澳洲情侶最順利,交了錢留下護照應該無問題,另一個遊客要在關口拿簽証,但還要再打過來Reconfirm,一個德國自駕遊的遊客等了兩星期,卻被告知有問題要再申請,因他的烏茲別克簽証將近到期,只能嘗試看看能否在邊境直接拿到簽証,德國人因此發火大鬧了5分鐘,然後是個估計也是不獲簽証的老太太,拿著大疊文件在理論,還有因拿不到簽証而眼濕濕的女孩… 職員對簽証批核無權作主,但整天不停被罵,我大概能理解為何他們態度都超差。招呼我的果然是上次見過的男人,我烏茲別克的簽証是9/11到期,一般申請似乎都要近10天,那就算拿到土庫日曼簽証我也趕不及離開,跟職員說明問題,他竟然順攤地說 “I will try to do something”,著我下星期四回來,還提我先打電話來confirm,雖然未知能否如期拿到簽証,但當天來說已是最好的結果和回覆了,立即回Hostel收拾行李出發,打算踩到Bukhara才坐車回來搞簽証。

這星期在Tashkent主要都是在Hostel寫Blog,一來本身城市沒有什麼看,加上城市的狀態使人很不爽,有時無端端因為總統經過要封路,馬路隨時都會變成單車不通行,路口隧道又經常被查,超煩人。

有件事不得不提,就是在Hostel遇到一個很特別的德國單車友Flo。
Flo: 你做咩刻LionRock喺架車度?” 然後我就開始講獅子山精神,雨傘運動,和蜘蛛仔s的掛幡行動等等。
Flo: 好正呀!我睇新聞見到~
我: 呀!你都知依件事?(驚奇,聽過Umbrella Movement的歐洲人不少,但知道得詳細的真不多)
Flo: 係呀,係我教佢地攀石。
我: (o嘴)

他是一個全球性NGO的職員,有次出Trip香港,在獅子山教過蜘蛛仔攀石,當然當時還未有雨傘運動,聽說蜘蛛仔在行動前也聯絡過Flo徵詢意見,插著雨傘旗的LionRock在世界的另一端巧遇行動的相關人士,感覺很神奇。

You may also like...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