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19 無題(Jizzakh, Uzbekistan)

路線:Tashkent塔什干往西75公里 → Jizzakh吉扎克(M39:133KM)
住:Hotel Diplomat(15USD)

烏茲別克的公路十分沉悶,今天亦沒如昨天因申請簽証有進展,和餓踩一星期後再出後的興奮,公路兩旁不時有成排賣水果的檔口,大家都好NICE,但一停低總是四方八面圍過來,又總有一兩個人會搞你單車和行李,又總有一兩個人明知你聽不懂卻又不停地講,到最後被煩到有點不歡而散,大部份時間當個「低頭族」好了。

剛剛看完《狼圖騰》,結尾以羊性狼性來概括民族性或許略嫌簡單,不過套用在這次旅程經過的中國,蒙古,吉爾吉斯及烏茲別克上,的確以農耕或為主的中國和烏茲別克,跟遊牧為主的蒙古和吉爾吉斯,呈現出不同的民族性格,政制經濟的發展也因不同的民族性格而走不同的路,中國和烏茲別克比較封閉,是因為政制原因,還是因為民族性決定他們所選擇的制度呢?筆者的理論甚至可以套用到中港矛盾,當日其實思考了很多問題,不過當天沒有整理現在都忘了… 不過發現原來看書跟踩長途其實是很好的配搭,邊踩邊思考好像更集中,下次要預些時間看書才好~

踩到 Jizzakh住好後,到附近的小店吃燒雞,遇到難得會說英文的當地居民Farhod,這個小區原來只建成3個多月,一排排十屋九空的3層高平房,近30萬港幣一間屋對當地人來說是極貴,一般人也買不起(全球性的問題),當我問到大家是否滿意政府的時侯,他頓了一頓,無奈地說: “If I answer this question, I will be in trouble.” 雖然知道當地是專制政府,估不到私下也不能說,Farhod告訴我連在家跟朋友親人也不能談這些問題,因為監聽是很普遍的事情,最後他強要請客,都說過了,經常在烏茲別克人身上找到中國人的影子。

You may also like...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