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Kyrgyzstan

Day 205 烏茲別克,終於(Andijon, Uzbekistan)

路線:Osh → Andijon(A373:51KM)
住:Hotel Andijon(85000 UZS)

終於要去烏茲別克,幾件事要先準備,一是先要棄掉行李內的藥物,很多遊客提醒不能帶Codeine入境,上網再查,原來還包括一系列十多廿種的藥物,手上的藥是一個醫生朋友給我徬身,只知是醫傷風感冒,或頭痛肚瀉,卻不知有什麼成份,為免麻煩,一粒不留,反正平時用的機會少之又少。其次,是處理手上的「珍藏」,確定電腦電話內沒有色情東西,聽說有遊客的電話內有些家人的泳衣照,過關也添了麻煩。 ..... See More

Day 201-204 Kyrgyzstan最後一站(Osh, Kyrgyzstan)

住:TES Guesthouse(550SOM)

在奧什幾天,除了去了Bazar和回教聖山Suleiman Too之外,大部份時間都是留在Guesthouse,想不到在這個低地的10月中已如香港冬天,在天晴的日子,一旦陽光照不著就要穿長袖加外套,晚上温度不到十度。這Guesthouse是單車友的聚腳點,每天來來去去最起碼有5-6個單車友,老闆說夏天隨時有20個單車友在此,因為此處可說是來往帕米爾必經之路,雖然高峰期已過,每天總有單車友由帕米爾踩過來,聊起來似乎都難忘那邊低至零15度又長又冷的晚上,一方面慶幸拿不到簽証,又覺得錯過了難得的機會,踩完肯定又「升呢」,單車友當中有對估計超過70歲的比利時Couple,叫人敬佩又羡慕。 ..... See More

Day 200 途經Ozgen(Osh, Kyrgyzstan)

路線:Jalalabad 賈拉拉巴德 → Osh 奧什(M41:105KM)
住:TES Guesthouse(550SOM)

順利拿到Uzbekistan Visa後繼續踩住Osh,途中經過Ozgen烏茲根,跟之前去過Bishkek附近的Burana一樣,曾是黑汗國的首都,現存古蹟也只餘一座陵墓和磚塔,再更早之前的歷史或者更有趣,大家應該也聽過汗血寶馬吧?漢武帝遣使以黃金向大宛換馬被拒,大宛王因漢使無禮而命東部邊境郁成城(就是現在的Ozgen)殺死使團,致使漢兵兩次出兵征大宛,最後大宛被迫殺王求和,送上3千多匹馬,但長途跋涉,到玉門關時僅餘千頭。現在汗血馬只在能在土庫曼境內找到,這裡當然沒有,但遇上到一對穿禮服婚紗的新人在此拍結婚相,兩個戴kalpak帽的花仔加上陵墓為背景的配搭,應該是我整個旅程最喜歡的相片。 ..... See More

Day 194-199 回Bishkek申請Uzbekistan簽証(Bishkek, Kyrgyzstan)

住:Bishkek B&B(700SOM)

Uzbekistan簽証
Uzbekistan, Turkmenistan, Iran三個國家都需要簽証,因為BNO申請不到Iran visa,而申請 Turkmenistan的Transit Visa時,前後經過國家的簽証又必須在同一護照,所以只能用特區護照,而用特區護照申請Uzbekistan Visa又必須要LOI,經Stantours安排,1星期內就收到LOI Reference,先打去Bishkek約好日子時間,就在Jalalabad坐車回Bishkek,烏茲別克大使館的女職員在網上有點名氣,出名「閪口閪面」,果然聞名不如見面,每句對答我都怕她稍不滿意就立即趕我走,遞上Passport,說出LOI reference,送上65美金,不到5分鐘簽証就拿到手,還能改入境日期,過程出奇地順利,申請中亞各國的簽証本身已是遊歷一部份。 ..... See More

Day 193 Jalalabad(Jalalabad, Kyrgyzstan)

住:Meimankana Hostel(500SOM)

Jalalabad是 Kyrgyzstan的第三大城市,沒什麼景點,遊客一般也不會停留,但我個人還蠻喜歡這裡,昨天問路時兩個樣子標緻的女孩能用流利英文溝通已給我留下很好的印象(我是指城市啦~哈)這個是大學城市,年青人比例也較多,路上公園經常三五成群的年青人,彌漫著特有的朝氣和開放氣氛。雖說是第三大城市,其實人口也不到10萬,即使在城中心的Bazar,也不算繁忙,賣東西的大都懶洋洋地坐著,因為遊客不多,對外來客也就特別友善,市集內有一兩檔賣紀念品的店,東西都比Bishkek便宜,跟年青老闆聊天他甚至還會免費送你一兩樣。 ..... See More

Day 192 南部(Jalalabad, Kyrgyzstan)

路線:Shamaldy-Say 前10公里 → Jalalabad 賈拉拉巴德 (M41:82KM)
住:Meimankana Hostel(420SOM)

回到農地民居密集的地區,車流量比前幾天大得多,司機在平地上踩盡油門,駛過時捲起的氣流,像它們只是擦身而過,但我在後面看車駛過阿Ken時都有兩三呎距離,或者只是開得太快(回Bishkek時坐的車在這段路一直保持120-130km/hr),精神繃緊下,馬路又凹凸不平,雖然是平路,卻比翻山更累,當然沉悶的景色也使人提不起勁。 ..... See More

Day 191 重遇Ken(Shamaldy-Say, Kyrgyzstan)

路線:Karaköl後10公里 → Shamaldy-Say 前10公里 (M41:94KM)
住:Camping

昨晚入峽谷時已近日落,今日陽光下才清楚看到峽谷景色原來也很特別,風景無疑應配上湍急的河水,卻平靜得似火山湖,甚至不時氾起風吹的波紋,公路一直沿這條長長而彎曲的「湖面」,沒多久就聽到有人大叫 “Hey! San!”,再遇上早幾天翻Ala-Bel Pass同行了半天,特別投緣的日本單車友Ken。 ..... Se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