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M41

Day 200 途經Ozgen(Osh, Kyrgyzstan)

路線:Jalalabad 賈拉拉巴德 → Osh 奧什(M41:105KM)
住:TES Guesthouse(550SOM)

順利拿到Uzbekistan Visa後繼續踩住Osh,途中經過Ozgen烏茲根,跟之前去過Bishkek附近的Burana一樣,曾是黑汗國的首都,現存古蹟也只餘一座陵墓和磚塔,再更早之前的歷史或者更有趣,大家應該也聽過汗血寶馬吧?漢武帝遣使以黃金向大宛換馬被拒,大宛王因漢使無禮而命東部邊境郁成城(就是現在的Ozgen)殺死使團,致使漢兵兩次出兵征大宛,最後大宛被迫殺王求和,送上3千多匹馬,但長途跋涉,到玉門關時僅餘千頭。現在汗血馬只在能在土庫曼境內找到,這裡當然沒有,但遇上到一對穿禮服婚紗的新人在此拍結婚相,兩個戴kalpak帽的花仔加上陵墓為背景的配搭,應該是我整個旅程最喜歡的相片。 ..... See More

Day 192 南部(Jalalabad, Kyrgyzstan)

路線:Shamaldy-Say 前10公里 → Jalalabad 賈拉拉巴德 (M41:82KM)
住:Meimankana Hostel(420SOM)

回到農地民居密集的地區,車流量比前幾天大得多,司機在平地上踩盡油門,駛過時捲起的氣流,像它們只是擦身而過,但我在後面看車駛過阿Ken時都有兩三呎距離,或者只是開得太快(回Bishkek時坐的車在這段路一直保持120-130km/hr),精神繃緊下,馬路又凹凸不平,雖然是平路,卻比翻山更累,當然沉悶的景色也使人提不起勁。 ..... See More

Day 191 重遇Ken(Shamaldy-Say, Kyrgyzstan)

路線:Karaköl後10公里 → Shamaldy-Say 前10公里 (M41:94KM)
住:Camping

昨晚入峽谷時已近日落,今日陽光下才清楚看到峽谷景色原來也很特別,風景無疑應配上湍急的河水,卻平靜得似火山湖,甚至不時氾起風吹的波紋,公路一直沿這條長長而彎曲的「湖面」,沒多久就聽到有人大叫 “Hey! San!”,再遇上早幾天翻Ala-Bel Pass同行了半天,特別投緣的日本單車友Ken。 ..... See More

Day 190 最美的營地(Karaköl, Kyrgyzstan)

路線:Toktogul湖邊 → Karaköl後10公里 (M41:79KM)
住:借宿建築中的Cafe

看完日出,由湖邊返回公路,大約10公里外的拐彎位的一條小路,有個我美得不能再美的營地,突出的山脊位置,剛好有幅平地,左面如刀削的巨牆峭壁近百隻鷹被我這個不速之客嚇飛,前方是碧藍的湖水加山溝輪廓突出,寸草不生的山的奇特配搭,右方遠處是昨晚札營的湖邊地方,近處則是一波波像打磨過的圓丘,180度每一個方向都是世界級風景,朝東方向一片開闊,肯定是看日出的好地方,雖然離公路不遠,但由小路情況和乾淨的平台可想像來到這地方的人少之又少,坐在草坡上看風景,既有發現桃花園的興奮,又有獨享美景無人分享的感慨。(遲些補上GPS Location,這個位置實在太正!如果大家有機會經過一定一定一定要去) ..... See More

Day 189 半天褓姆(Toktogul, Kyrgyzstan)

路線:Toktogul → Toktogul 湖邊 (M41:63KM)
住:Camping

Hendrik昨天晚飯後就說不舒服,睡中濛矓地聽到他的嘔吐聲,朝早廁所內都是中人欲嘔的酸縮味。早餐後他吃了藥休息了一會,我們就各自出發,先要說說 Toktogul的地理,Toktogul是一個大水庫,身處的城市在湖北岸靠西邊的位置,北岸公路離湖數公里,一直往東走繞過大彎到南岸才能近距離看到湖的風景,見地圖有小路能在城市走近湖邊,反正今天時間充裕,就試試在北岸這邊踩近湖邊的山坡看看。 ..... See More

Day 188 雪妝(Toktogul, Kyrgyzstan)

路線:Otmok → Toktogul (M41:94KM)
住:Toktogul Hotel (600SOM)

起床時雪已沒再下,雖是陰天但天氣正好轉,似在等待陽光穿過雲層那一刻。吃早餐時,日本單車友Ken進來Cafe買東西,昨晚大雪紛飛,他竟就在不遠處露營,強!一起出發邊踩邊聊,他的故事也很有趣,往後有機會再說。 ..... See More

Day 187 莫忘初衷(衝),要看時機(Otmok,Kyrgyzstan)

路線:Otmok前33公里 → Otmok(M41:34KM)
住:Ala-Be Pass前15KM的小旅館(500 SOM)

陰天下接近零度的氣温,要離開睡袋難免要費一番功夫,但陽光穿過厚雲所帶來的丁點日光還是不停提醒你,要動身了。10點才正式出發,不到5分鐘已是白雪飄飄,風雪隨漸強的逆風迎面打來,早有準備的我一點也不覺冷,有時還抬頭張口迎飛雪,怎麼是鹹的呢?但如果你有看過我在俄羅斯的遊記,當知手套是弱點,半年後還是一樣,很快雙手就感到僵冷麻痺,又要不停往掌心呵氣。 ..... See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