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Osh

Day 205 烏茲別克,終於(Andijon, Uzbekistan)

路線:Osh → Andijon(A373:51KM)
住:Hotel Andijon(85000 UZS)

終於要去烏茲別克,幾件事要先準備,一是先要棄掉行李內的藥物,很多遊客提醒不能帶Codeine入境,上網再查,原來還包括一系列十多廿種的藥物,手上的藥是一個醫生朋友給我徬身,只知是醫傷風感冒,或頭痛肚瀉,卻不知有什麼成份,為免麻煩,一粒不留,反正平時用的機會少之又少。其次,是處理手上的「珍藏」,確定電腦電話內沒有色情東西,聽說有遊客的電話內有些家人的泳衣照,過關也添了麻煩。 ..... See More

Day 201-204 Kyrgyzstan最後一站(Osh, Kyrgyzstan)

住:TES Guesthouse(550SOM)

在奧什幾天,除了去了Bazar和回教聖山Suleiman Too之外,大部份時間都是留在Guesthouse,想不到在這個低地的10月中已如香港冬天,在天晴的日子,一旦陽光照不著就要穿長袖加外套,晚上温度不到十度。這Guesthouse是單車友的聚腳點,每天來來去去最起碼有5-6個單車友,老闆說夏天隨時有20個單車友在此,因為此處可說是來往帕米爾必經之路,雖然高峰期已過,每天總有單車友由帕米爾踩過來,聊起來似乎都難忘那邊低至零15度又長又冷的晚上,一方面慶幸拿不到簽証,又覺得錯過了難得的機會,踩完肯定又「升呢」,單車友當中有對估計超過70歲的比利時Couple,叫人敬佩又羡慕。 ..... See More

Day 200 途經Ozgen(Osh, Kyrgyzstan)

路線:Jalalabad 賈拉拉巴德 → Osh 奧什(M41:105KM)
住:TES Guesthouse(550SOM)

順利拿到Uzbekistan Visa後繼續踩住Osh,途中經過Ozgen烏茲根,跟之前去過Bishkek附近的Burana一樣,曾是黑汗國的首都,現存古蹟也只餘一座陵墓和磚塔,再更早之前的歷史或者更有趣,大家應該也聽過汗血寶馬吧?漢武帝遣使以黃金向大宛換馬被拒,大宛王因漢使無禮而命東部邊境郁成城(就是現在的Ozgen)殺死使團,致使漢兵兩次出兵征大宛,最後大宛被迫殺王求和,送上3千多匹馬,但長途跋涉,到玉門關時僅餘千頭。現在汗血馬只在能在土庫曼境內找到,這裡當然沒有,但遇上到一對穿禮服婚紗的新人在此拍結婚相,兩個戴kalpak帽的花仔加上陵墓為背景的配搭,應該是我整個旅程最喜歡的相片。 ..... See More